• 好吧我听说RO开了新3转所以又跑回去了……被小K嫌弃没节操一百遍啊一百遍~

    最后还是和小K单枪匹马去了新服,估计新版本的经验值是改过的,各自单练我的盗贼一天可以直升2转。

    比较欢腾的是新版本的一转太方便了,过一轮训练场能拿500+的新人红水还有100苍蝇翅膀50蝴蝶翅膀,还附带60攻击8防御的初始装备—_,—我穷到以那套原始装备刷到现在水都还剩百多瓶没用……实在穷到连水都买不起的可以直接不停新建人物存水再删除人物,只要有耐心,包括仓库和传送都可以无限循环。

    更人生的是在训练场直接就能一转,够了等级直传公会还不用做以前那些麻烦得要死的转职任务!

  • RO是我唯一从公测一直坚持到现在的网游。

     

    彼时还没有宠物系统还没有传送服务连克魔岛之类的高级地图都没有,普隆德拉的南城门四处开着服事的传送阵还没有那么多商人拖着手推车沿街开摊,大家都寂寞的不停刷级刷级再刷级,而我在这时1转成了剑士。

     

    34级的时候在普隆德拉遇到小K。从此以后那家伙成为了我御用的战友兼挚友。

     

    和小K一直懒于升级反而磨磨蹭蹭满地图的跑,热衷于打装备收集稀有物品,开放EP2以后一度在养宠热潮中卖掉打出的收宠物品迅速发达。

     

    2转骑士的时候在普隆德拉中心喷泉被拖进了公会。

     

    公会半数以上的人都是剑士类职业,有事没事研究加点加技能带带新人,再后来集体杀克魔岛和城战,再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樱之花嫁的时候我离开了RO

    号被盗导致了我很长一段时间消沉得不玩任何网游。

     

    我没经历过黑色派对那段据说全服鼎盛的时期,等我想回到RO的时候已经是05年年末。会长用半个月的时间把我拉扯成骑士以后,潇洒的挥挥手解散了公会顺着技术宅的大流奔向了山口山的怀抱。

     

    最后一次公会集会的时候大家在教堂看副会长成婚,围成V字形截图留念,然后PE君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没有爬墙的人生是不圆满的,我们的征途永远没有尽头,骑士们冲吧!

     

    第二天大号们一股脑把装备丢给我们小号一个接一个跳出了RO去挑战他们人生中的新墙,我留下来寂寞的扫荡到了骑士领主以后烧完了最后一张点卡淡定的退出RO

     

    后来的三年我和小K不断进军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网络游戏和网页游戏,无聊的时候就YY一下同人大纲和前公会成员的JQCP,定期爬上群去汇报一下在新战场的收获。

     

    一个星期前,原公会的最后一名成员正式转战剑3,至此全部成员皆爬墙。

     

    RO那些无可替代的回忆。

     

    和小K刷海洞,捡蚯蚓皮赚钱的时期。

    收了一只僵尸就high得在城战里操作失误的时期。

    凌晨2点爬起来公会集会的时期。

    穷得连红水都买不起蹲在里希塔乐镇和副会长一边回血一边吹牛的时期

     

    至今为止最白最2最美好的时期,我献给了RO。RO是我最喜欢的网游,没有之一。

     

    “骑士团的传记没有写到远征异世界的那一页,无尽的光辉消散在中央之城的教堂,最后一名圣殿十字军在遥远的梦罗克踏着沙尘征战。全部的传说在新世纪诞生前归于沉寂。普隆德拉最后的狂欢,里希塔乐无尽的征途。”

    ——BY.K&J

     

    再见,我亲爱的普隆德拉。